19岁科技频道共享员工独白:家里担心在外有风险,但我觉得没钱才

科技频道 2020-03-1372未知admin

  本作品著作权归每日人物独家所有,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独家享有信息网络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文每日人物郑丹 编辑王辉

  来的突然,日料厨师杨涛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春节里自己会成为一名拣货员。

  他的新工作,是整日穿梭在庞杂的货架之间,快速凑齐七鲜店不断接收的订单,一刻不停。跟杨涛一样工作的人,是一个因受新冠病毒的影响,科技频道而涌现出的新群体——“共享员工”。

  这是杨涛们的新尝试,更是餐饮业的自救。2月3日,盒马鲜生率先提出“共享员工”计划,接受餐饮行业员工临时加入,京东七鲜紧随其后发布“人才共享”计划,继而有绿地G-Super、沃尔玛、永辉、美团卖菜、叮咚买菜等各大企业,纷纷向受冲击最大的餐饮行业发出合作邀请,开始一场跨行业的互助。

  如今,大批居家待业的员工涌入生鲜和零售店,在测量体温、理货、拣货、打包的岗位上各司其职。来自西贝莜面村的19岁小伙葛恒志、以及桂满陇的副厨常宝也加入其中,都成为了工作强度最大的拣货员,他们开始习惯了“每天做一千多单,走五万多步”。

  这是共享员工计划推出的第26天。有人感到落差以适应却仍在,有人至今对这份共享工作保持着新鲜感,也有人对它寄托了美好的期待乐在其中。

  以下是三位共享员工的:

  “睡觉梦到被喊拿货,赶紧想在哪”

  杨涛 37岁 叁鲸日料厨师

  这大概是我做过的最累的工作了。

  上万货堆在仓库里。货柜架子(满的)几乎摆不下菜,一天上万件订单,是之前的几十倍,七八个拣货员们从早上八点忙到晚上八点,流水作业不停。

  每位拣货员平均一天能接1200单,我们的任务是按照订单上的内容,把一件件物品从货架取下装在袋子里,然后送去打包。一个订单上货物少的线秒;如果这一单货物多,可能得超过一分钟。我经常能赶上需要拣10多件货的订单。有一次一份订单上包含的货物有16件:一袋面粉,一袋大米,葱、姜、蒜等,一个袋子都不下,我装了两个,20多斤,拎着满场跑,浑身是汗。

  完全是在和时间在赛跑。拣货员手上会有一个盘点机,用来限时,一旦超时就闪红灯。我每次跑来取完货物,离开时还会回头再看一眼,自己必须、快速地记住货物在货柜上的。

  一到晚上,货架就会全空,我们的手套上也全是泥,我们下班就跟清理战场似的,一片狼藉。我每天微信的运动步数五万多步,左脚上也走出了挺大一水泡。

  这是我第一次做拣货员,之前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个行业,落差确实大。去七鲜之前,我是一名在叁鲸寿日料店工作的厨师。我一直认为做寿司是一件特别的事儿,从蒸寿司米、铺海苔、放入料、卷寿司、点缀丰富的材料,最后轻轻切成八块,每一步都是极其讲究的,所以我完全把它当作一件艺术品来对待,做出来特别有成就感。

  厨师是我的梦想,我在美国留学,毕业后我曾在美国做过仪表驾驶员,开了三年客机,但最后还是辞职去西餐厅打工,从打扫卫生、洗碗这些基础的事情做起,最后终于成为了一名西餐厨师。

  2018年,因想要照顾母亲回国开始学习做寿司。因为,我不能继续工作了,目前店里的外卖流水也不及以前的三分之一,我很担心他们能不能扛过去。正月十五之后接老板通知,我犹豫了一会儿,就来七鲜做拣货员了。

  其实在这里赚的钱,对我来说,太微不足道了。我在有一套60的,跟爱人月薪加起来有3万。爱人是一名医生,我放假期间,看她经常加班,很心疼,心底以她为傲,我还年轻,也想多少为多少做点贡献,到老的时候也才不会留遗憾。

  现在我是我们这一批报名员工的负责人,只要有一个人在七鲜干,我就会一直陪到底。我天天跟他们说,再,咱们过这一阵就好了。

  爱人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个情况,她老问我,“你天天怎么走那么多步啊?”。我不敢告诉她,怕她会难过,也怕她担心我的心理情绪。

  每天晚上从东六环到南二环回家的上,地铁上空落落的,一个半小时的时间里,我戴着厚厚的口罩,耳朵勒得生疼,时常觉得失落。

  我拍了很多自己一个人走的视频。前天上听到《你的答案》这首,有一句唱着“低着头期待白昼,接受所有的,向着风,拥抱彩虹,勇敢地向前走”,我当时就哭了。

  我有时候也做梦,梦到有人喊我拿货,高度紧张,赶紧想东西在哪。早晨醒来发现是场梦,很狼狈,觉得特别难受,躺在床上自言自语,“你真棒,现在医护工作人员都是焦点,其实你也是啊,每次拿货的时候不出差错,就是你做的最大的贡献了。”

  前几天下班回家,发现爱人给我买了新手机,匆匆见过一面,她就去医院上夜班,锅里给我热了饭。我几乎得快要哭了,又觉得没有花时间陪伴她。

  等过了我想要陪她一起去崇礼滑雪,这一段时间我们都过得太辛苦,应该出去玩玩了。

  “家人担心外面风险,没钱才是最大的风险”

  葛恒志 19岁 上海 西贝莜面村分店部长

  当我听到“西贝单王”这个称还是挺惊喜的,从西贝莜面村来盒马鲜生金桥店的这批拣货员中,我接单最多,相当于每半个小时接10单左右。科技频道

  我们主管是个粗人,一个劲地夸我非常棒,上次夸完直接给我一大塑料袋零食,都是我喜欢吃的,特别惊喜。后来还拿了两次“西贝单王”。我每天拣1600件左右的货物。

  我原来没有接触过这一行,觉得很新鲜。初中毕业以后上了中专,学习烹饪,实习期去过四星级酒店打杂,也在烤鱼店杀过鱼。2018年1月,第一次离开洛阳前往上海的西贝莜面村当服务员,后来因为有主见、干活勤快,一年内从初级员工,一步步做到星级员工、训导师,今年1月被调到另一店做部长,主要做服务员的客人服务的管理和培训。

  来的太突然了,往日我们店里能接待300多客人,大年三十年夜饭都订满了,预计能招待120多桌客人,但当天晚上只来了三五桌客人,第二天我们就放假了。

  放假那几天我一直在家不出门,每天早上第一件事看一下新增病例。,看到网上说所有人出门都戴口罩,公共区域开始量体温、消毒,才觉得事态已经非常严重了。有时候想点外卖,发现很多店都关门了,我也看到了关于贾总(西贝莜面村董事长贾国龙)的报道,说目前西贝的现金流扛不过三个月,才知道西贝亏损巨大,但我对西贝有信心,没有太焦虑。

  直到2月4上午,店长在群里发了一个“共享员工”的通知,这样可以为减轻一点压力,在家闲下去也不是事,租的压力放在那。家里担心我在外面有风险,但我觉得现实情况下,没钱才是最大的风险。

  我从小在组合家庭中长大,我爸带着我,住进了后妈的家,于是多了一个大我三天的姐姐,她们家经济条件也相对富裕一点,我记得初中我才拿到第一部手机,还是我姐用过的。中专毕业以后,几乎再也没有跟家里伸手要过钱,也是从那时候,有了一个想法,30岁之前我要在老家洛阳买一套,买一辆车,再开一家自己的店。

  报名当天,就跟金桥店的对接人联系上了。第二天九点,我们店一同去了10名员工,盒马店里只剩二十名左右员工,正是缺人的时候。店长说接下来我们的活动量会比较大,一天大概会走到四五万步数,我很惊讶,原来上班一万多步封顶。

  下午开始实操,男孩子都在后场做拣货小二,每人会有一个。刚来的时候,我用很重的东北味儿跟我说了一句话“干就完了”。每人一个扫码枪,去扫描订单上每件物品的二维码,拣好货放在一个指定的区域等待打包,他们的他们的工作状态一直处于小跑的状态,说话也很快,整个节奏都很快,老员工计算单子都是按时间的,你越快效率就越高,单子急了就得跑。虽然我们属于小时工,但他们营造了一种很紧张的氛围,我们就不好意思慢下来。

  刚开始,扫码枪用起来不方便,也不熟悉东西的,尤其绿叶蔬菜品种非常多。比方说香葱,有云南米葱、小香葱、有机小香葱,长的都一样,放在一起我要辨别一下。到第二天上手之后,也只能拣五六百件货,这一天,我走了3万步。

  到了2月7、8,我一天能做一千五六件,其中有很多订单都是客户囤货,比如很多大米和面粉,一次装十几桶方便面这样的情况。这个店全天都处于爆单的状态,偶尔通过走廊可以看到前场店里的客人还是很多,大多都是囤货。货物早上大概点补一次,下午六七点再补一次,一般到晚上货架基本就空了。这个时期很多人因为不能出门,所以线上订单更多,以前双十一都没有这么忙过。

  每天中午有一个半小时的休息,如果。不休息的话,是可以算钱的,所以我会用十分钟左右迅速把饭吃完,跑去拣货,大多数人跟我一样,只有在订单暂停的时候趁空喝水。等到晚上回到子,给父母打电话简单聊聊,就睡觉了。我给我爸打电话多,有时候我后妈还会吃醋,其实她挺疼我的。

  现在我已经辞职了,随着好转,这边没有之前那么忙了,我也想休息几天。预计西贝莜面村在3月初就能开业,真希望一切都可以快点好起来,想见女朋友了。

  “领导夸我没几天,我就掉链子了”

  常宝 28岁 南京 桂满陇副厨师长

  去年年末,我辞职来到桂满陇担任副厨,才来一个多月,就赶上了,我自己都觉得倒霉。

  2月10上午,我给女朋友打电话,第一句话就是“我失业了”。其实不是真的失业,那天厨师长开会通知我们后厨只留4个人,人休息,他还解释了跟绿地关于“共享员工”的合作。想到今年打算结婚,能多挣点钱就多挣一点,我报名了。

  跟女朋友在一起3年多了,之前一起在的一家餐厅工作,但是有内部员工之间不允许谈恋爱,所以女朋友选择离职。2017年,我跟她承诺两年之内我怎么也得往上走一步,要不然以后有孩子奶粉都买不起,到2018年,我升到后厨经理的,但这还不够。

  2019年,我做到厨师长,不管前厅后厨,都有人叫你一声哥,心里美滋滋的。当然工资也涨了不少,几个上过大学的初中同学都来跟我借钱。后来,逐渐衰落,我决定辞职南下,年底来到南京。

  报名共享员工两天后,我们店5名员工一起去绿地做拣货员。生意特别好,一天能有300多单,尤其早上9:00~10:00,下午1:00~3:00特别忙。甚至果蔬,乳类、蛋糕的员工把自己岗位的工作做完以后,都要过来帮忙拣货。

  听服务台接单的员工说,平常情况好的时候顶多六七十单,现在她们有点吃不消。但这跟我们做餐饮的的忙比起来,就好像跟玩似的。餐厅节假日一天营业额达到20万,我们从早上8点进厨,到晚上12点都出不来,回宿舍连鞋都不脱,就睡着了。

  领导对我的表现很认可,说我配货快,科技频道出错少。我一天就基本熟悉了所有商品的。其实我的想法是,人家一个小时给咱18块5,那咱就得对得起这份工资,而且我们是代表桂满陇在这工作。结果领导夸我没两天,我就掉链子了。

  那次正好是我的订单,货还没配齐,骑手就到了,一包饼干找不到,服务台一直用催我,一遍又一遍,我找物品所在区域的主管,他也找不到,只能先把配好的货跑步送过去,再跑回来找。这不仅是我的时间,也是骑手的时间,他们抢单也不容易,而且我手里的单子从来没有催过。以前只有在下面的厨师菜配不过来的时候,我才会这么急,那天我看谁都特别尴尬,觉得没做好这份工作,太了。

  这些事情,我女朋友和家里人都不知道,她们还以为我在饭店值班。有时女朋友问我饭店生意怎么样,我说每天100来单。我倒是跟家里坦诚过一次,但他们反对,答应他们说不去了,实际上该去还得去。我们不像那些医护人员和可以冲在前线,现在能做的,只有在自己岗位上好好努力。

  前段时间看了一个短视频,一个女人不戴口罩,也不让量体温就往小区外面冲,我记得很清楚,最后那说了一句话,“就是因为你们这种人太多,我从除夕夜到现在连家都没回一趟。”当时我脸哗啦一下就被打湿了。我曾经也有两次机会去当兵,但没去成,现在想想真的很后悔。我给女朋友发微信:“这辈子当兵是没有可能了,以后如果我们生儿子就让他当兵”,她回我:“如果生女儿就当医生。”

  等这次过后,我会更努力地工作。还想在七夕去一趟,带女朋友去买订婚戒指,准备筹划我们的婚礼。她一直跟我说,结婚的时候她想穿量身定制的秀禾服(一种中式礼服),跟我回,在大草原上一起骑马,一定会实现的。

原文标题:19岁科技频道共享员工独白:家里担心在外有风险,但我觉得没钱才 网址:http://www.onlinepaidclick.com/kejipindao/2020/0313/6460.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代代相传新闻网 www.onlinepaidclick.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