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与陆勇案:打“假药”打的是法还是情?

时尚频道 2020-05-0972未知admin

  影片讲述了一个交不起租的男性保健品商贩——神油店老板程勇,由于一位不速之客的意外到访使他一跃成为印度仿制药“格”的独家代理商。

  所谓仿制药,就是国内“正规药”的“品”,其剂量,药效,安全性,质量,作用,及适应症状与国内售卖的完全相同。

  该片讲述了男主从国外走私此类仿制药进行贩卖,从中收获巨额利润。也因此他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还被病患们冠以“药神”的称,后又发现的故事。

  电影名《我不是药神》是经过多次更改后确定,曾叫《中国神药》,一是为了影片的上映效果,二是为了能通过审核。而此电影选名如此谨慎也是因为该故事改编自真实的案件——该案件正是当时轰动中国的陆勇案

  当年的“陆勇案”将“购买大量未经过药监局批准的仿制药,并在国内进行贩卖,和法律冲突该如何解决?”在的阳光直射下,也因此在的风口浪尖上挣扎。

  “法律与的冲突”引发了对该事件的重视,该案件也成为年度新闻事件与我国医疗制度与法律制度出的不完善。

  2002年,家住江苏省无锡市的陆勇年仅34岁,是一家外贸企业的负责人,他的父亲管理着一家小五金厂,家境殷实。就在生活一帆风顺时,意外就像突如其来的暴风雨给了陆勇家当头棒喝:陆勇被检查出患有白血病

  在化疗过程中服用抗癌药是最必要的过程之。据陆勇回忆,医生推荐服用的 “格列卫”成本比骨髓移植还要更高。服用该药物一个月为一个疗程,大约需花费2万多元,而两万多乘十二:一年就需花费28万多元。并且“格列卫”要终身服用才能够有效的控制病情。对于陆勇这个家境还算殷实的患者来说,昂贵的药价也是让他望而却步,更别说是病友了。在病友群里100个人中只有他和另一个杭州病友吃得起正版的“格列卫”,还时刻担心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吃不起了。用陆勇的话来形容当时的情况就是“每个月都有一两个病友的灯灭了”。而灯灭也就代表着因为钱,因为买不起药,一条本来能活下来的生命却这样离我们而去。

  2004年6月。陆勇说,当时在网上看到韩国一篇讲述慢粒白血病疗的文章,文章中称韩国的患者在印度买到了“格列卫”的仿制药,原价一个疗程两万多的“正版格列卫”,从印度购买的仿制药的价格折合币不到4000元一个疗程。

  2004年9月。陆勇便托人买了一盒仿制药带回无锡,断掉“正版格列卫”开始铤而走险地尝试“印度仿制药”,此时陆勇是拿生命在冒险,道听途说来的仿制药是否有效,现在还是个问,但为了能为家人减轻负担,也为了各位在病床上“等死”的各位病友,陆勇还是开始尝试换药。

  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换药数月后,一次骨髓穿刺的检查让陆勇又重新看到了希望:各项指标均正常。陆勇用自己的生面验证了:印度仿制药与正版格列卫,药效相同,价格仅为正版药的五分之一。

  通过自身测试后,陆勇决定开始代购这种印度仿制药品并且在各大病友群不赚差价的销售,因此也渐渐地开始在各个地区有了名气,众多病友都前去求药,还被尊称为“药神”。虽然陆勇十分谨慎,可还是在长达几年的供药途径中还是出了变故:因大量的资金流通,加之向内外运输量超标引起了警方的注意。专案组、沅江市某员曹佩田说,对于陆勇辩称是为了帮助病友购药之说,他觉得动机不会如此简单。而生命与活命一直都是如此简单,不知因为什么才会变得复杂。

  2014年7月,陆勇被沅江市检察院,案由为“妨害管理”和“销售假药罪”被取保候审。“陆勇案”也随之调查与浮现在的中。在案件的调查过程中,还有600多名白血病患者曾向检察机关写信,认为陆勇因“好心”涉罪,请求对陆勇免予刑事处罚。

  2014年11月,最高与最高检察院联合发布了《关于办理危害药品安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其中新增的第11条:销售少量根据民间传统配方私自加工的药品,或者销售少量未经批准进口的国外、境外药品,没有造成他人后果或者延误诊治,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

  “陆勇案”让很多网友表示不满,只因廉价的印度版“格列卫”并没有在中国药监部门注册,就判定是“假药”,那未免太以偏概全了。一边是知识产权对药品生产和销售的,一边是迫于经济压力购买廉价仿制药品的白血病患者,陆勇和众多慢粒白血病患者所的,正是司法与伦理的冲突,生命与制度的对立,这种也成为法律中最尴尬的情况:合情不合理,合理不。

  关于“走私药”一说,近日记者调查发现,国际知名的抗癌药马法兰在国内肿瘤患者中需求旺盛,但由于尚未进入国内,这种药多以隐秘的方式流入内地,形成一张地下供需网络,代购此类药物的人员表示此药品可以月售百万,而这个月售百万一来救人性命,二来是否也出我国药监部门的相关法律存在的合需要合理地质疑呢?。但不论是否救人性命,不论是否反映问题,由于“没有身份”,国家表示,这种进口抗癌药一旦被查即以“假药”论处。(6月7日《新京报》(本文编辑有删改))

  新闻后,很多网友都表示不解,国内的抗癌药昂贵到买不起,为什么从别国走私过来的廉价药不能被给予肯定?于是他们便认为,“走私药”这一行为应该是值得被称赞的。

  看过《达拉斯买家俱乐部》的朋友都知道,陆勇的事迹被认为是中国版的真实写照。在这部奥斯卡金像最佳影片提名作品中,讲述了一个艾滋病晚期患者走私来自世界各地未经批准的药物,来为自己和病友延长生命,为此与美国药监局(FDA)进行了的的故事。

  影片中,的一段话不得已引起了人们对医疗体制的深思,对FDA说,“你们直接干扰连病人自身都认为无害的药物流通,法庭深感困扰;药管局的成立是为了,而不是他们获助。有时候我们的法律制定得不合情理,如果一个人被确认已经病入膏肓,他们应该有权使用他们认为会有帮助的方法。”

  在陆勇一案中,陆勇看着那些频临死亡的生命,去违反法律走私贩卖违禁药品,最终被,这个是不合情的。里爆发强烈的,这是本能;向那些陷入病魔手中的患者伸出双手,这是善良。

  每个人面临死亡时都只有一个想法:。当有一丝的机会摆在面前时,没有任何一个人会选择放弃,陆勇也是如此。走私与走私药品二者都了法律,但后者不论是从上,还是从情理上说都是为了救命,而且是救他人的命。是于患者的“良药”,可如今这一枚“良药”被,且还被扣上“不”的帽子,对于没钱买到正版药来延续生命的患者来说无疑是。

  我们不得不深思,法律到底是不是用来来弱者的权的呢?如果答案是,论其合,从很多患者的角度看,这些没有批文的印度仿制药,分明是千真万确的救命药,怎么能说是假药呢?一来它没有危害生命健康,二来是真的存在药效持平,为何非得购买所谓的正版药呢?不都是为了活命么?所以,对假药的笼统定义和打击不仅无法患者,甚至会损害患者利益,乃至于致其死亡。这个的界定到底是出于法,还是止于情?

  “天假药”的贩卖虽然符合了我国的药监制度,但没有融入实际地去考虑是否满足了大部分患者的需求,当然这救命的药无论多贵都有人买的起,但可惜百分之九十的人是买不起的,所以这个药到底是不是卖给老百姓用的药?如果是,为什么有同样疗效的药不能通过审核呢?难道连白血病也像尘肺病一样也是所谓的“病”,“却治不起么?”。

  就像你站在一个正犯哮喘病的患者面前,你知道他继续需要治疗哮喘的药,可你却把药放在他无法拿到的地方,他自己从包里掏出一瓶药打算使用,你一看:“诶,假药,未通过审核,不能用”。然后看着他一点点无法呼吸直到失去生命。这个举例虽然偏激片面,可对白血病患者来说:“依靠某种指定药物的就是片面的”。

  在陆勇一案中,曾有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了我国的药品和国家的对比,不得不让跌眼镜。

  面对患者的高度需求和国内市场的供给不足,与诸多事件终于引起了国家的重视。近年来在医疗制度保障中做出了相关政策的决定:自今年5月1日起,我国将对28类进口药关税降至零,其中包含了治疗癌症的常用药。目前已在多环节、多渠道压减进口抗癌药品价格。这对千万个患者家庭来说,是巨大的。而对于我们则是。

  从这些事件的到如今,中国借助13亿人的巨大市场以强制许可和国际制药巨头谈判大幅降低这些专利药的价格并非没有可能。

  尊重专利责无旁贷,然而一切经济文化的基础都是人,都是“活着”的人,2.5w的专利药与4000块的仿制药的药效相同,是个有常识的人都知道,同样质量的东西,当然选便宜的更好,何况是救命药?

原文标题:我不是药神与陆勇案:打“假药”打的是法还是情? 网址:http://www.onlinepaidclick.com/shishangpindao/2020/0509/23121.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代代相传新闻网 www.onlinepaidclick.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